焦糖芝士挞୧(﹒︠ᴗ﹒︡)୨

领耕is real!🍻

【大宫】地暖(上)

预警:这篇没有但是后边会有肉|后篇大概这两天就会更出来|脑洞源于VS嵐|名字我真的尽力了(。|感谢阅读ε==(づ′▽`)づ

       大野智有个坏习惯,一年四季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卧室里的床装饰一样胡乱铺了个床单,从来没有被主人临幸过,最大的意义可能是偶尔存放主人来不及收起的渔具。     

       「睡沙发的好处很多的。」大野抱着双腿缩在休息室沙发一角,认真跟二宫传教。「比如?」在打游戏的二宫头也不抬,盘着的腿大喇喇占领了另外大半个沙发。

       「早上醒来可以滚到地板上再睡一会。」

       「笨蛋,会感冒的。」二宫翻个白眼拒绝了这份有毒的安利。「winner!」顺利通关,他活动活动肩膀,腾出一只手摸摸大野的屁股「给我回床上睡觉啊。」

       「我家是地暖,地板很暖和的。」大野毫不在意,坚持不懈的卖着安利。

       「小心哪天从沙发上掉下来穿到异次元。」这句吐槽意外戳到了大野的笑点,「真的要掉到异次元,一定是nino家。」他边笑边跟二宫比划「185层的,每层只有脚踝那么高,两米一个加湿器,一个榻榻米大小。。。」

       「我家还有八个机器人24小时不间断打扫呢!」刚刚收回的汉堡手又伸回去狠狠捏了一把大野的屁股。

       

      半夜的大野家,例行睡在沙发上的大野智。「呜嗷nino不要啊!」说着梦话的他猛地弹向一边,从沙发上连人带被子滚了下去,然而大野一向睡眠质量优良,裹了裹被子后竟然直接在地上睡了过去。

       今天上午没有工作,二宫难得睡了个饱,揉着凌乱的头毛从卧室走出,认真思索待会先打哪个游戏,不如先把上次的最终回通关?嗯?二宫停住脚步,沙发下是什么?被子?自家沙发下躺了一条被子?被子还在动?

       「唔。。。」淡灰色条纹被里悉悉索索钻出一个毛茸茸的乱脑袋。熟悉的圆圆脸,没睡醒的八字眉。大野智?二宫闭眼,掉头回到卧室,钻回被窝,掀开被子,起床,再走到客厅,睁眼,嗯,被子还在,被子里的“毛茸茸”也在。

       「咦?我好像看见了nino。。。」“毛茸茸”睁开眼茫然咕哝一句,又把头缩回了被子里「看来还是没睡醒,唔。。。」

       眼看着这个大叔又要投奔梦乡,二宫赶紧走到沙发前,蹲在大野的被窝旁边挠挠他的脸「大野智,起床啦!」

       「nino?我再睡会。。。」

       这家伙还有心情睡觉!气愤的二宫吧唧一巴掌拍到头顶,又顺手把被子从大野身上剥下来。「起床啦!」

       「呜。。。」大野智委屈巴巴的睁开眼「nino怎么还在?」

       「这是我家啊我当然在!倒是你怎么会跑到我家的!」

       大野茫然望望四周「欸。。。好像确实不是我家。」

       这不废话吗!二宫无力扶额,把大野智从躺姿摆成靠着沙发的坐姿,自己盘腿坐在旁边,捞出放在茶几下的游戏机自顾自玩了起来。

       「gameover」「nino。。。」黏糊糊的嗓音跟在游戏音效后响起。

       啊,终于清醒了啊大野智,在我一局游戏结束后,开机用了十分钟不愧是三十代的大叔啊。

       「我怎么会在你家?」

       「你昨天干了什么?」

       「就普通的在沙发上睡着了啊」大野皱眉想了下「然后半夜好像掉到地板上了?就接着在地板上睡了,醒来就到你家了。」

       听起来一切正常,到底是为什么呢?

       「啊!」「对了!」两人对视一眼「不会是那个吧!」「在休息室里说过的话成真了!」

       「啊。。。」二宫懊恼捶地「只是一句玩笑啊,早知道许愿自己每天中五百万好了!神明大人请现在注意一下我啊!我真正的心愿是发财!请您务必关照一下这个朴实的愿望!我会给您提成的!」

       「咕~」二宫的少男祈祷被强行打断。

       「我饿了。」大野害羞笑笑,手指绞在睡衣下摆里,「昨晚画太久忘了吃晚饭了。」

       「备用的洗漱用品在卫生间的柜子里。」二宫翻了个白眼,起身走开「我只泡泡面爱吃不吃。」

       半小时后。

       「煎蛋很好吃。」

       「吃你的饭哪那么多话!」

       幸好今天两人都没有工作,倒不会出现经纪人去大野家扑了个空的麻烦情况。吃完饭后二宫舒舒服服的瘫在沙发上开始打游戏,同时指挥大野收拾餐桌洗碗干活,「leader,洗完碗麻烦帮我把脏衣篮里的衣服放洗衣机,深色。。。」「要和浅色分开洗。」大野接上话头,又无奈又好笑的看着把人支使的团团转的小恶魔。

       小恶魔恩典一样从游戏机屏幕上挪开眼,赞赏看他一眼「bingo!」

       「我说」大野指了一圈米黄色主调的简洁风装修,笑着问二宫「说好的一个榻榻米两米一个加湿器呢。」

       「啊,大野桑,你听说过多重空间吗?」二宫难得暂停游戏「我和你看见的空间是不同的,只有智商在130以上的人,才会看到我描述的景象,而你」浅棕的猫瞳里细碎闪着狡黠的光,圆圆软软的食指点点大野的方向,「智商低于60的人类是只能看到普通的公寓啦。」

       「噗。」大野低头闷笑,低低的笑声闹的二宫心头一阵痒意「不要笑啦!快去干活!」他装作无意把头发拨到前边遮住发烫的耳尖,强行把注意力收回游戏。

       大野在二宫家呆了整整一上午,洗完所有衣服整理了他的游戏架充当猪队友陪玩了四局双人游戏,临走时还帮忙带走了两包垃圾。「一顿早饭3000日元,打你八折2400日元,干活按每小时800日元算,昨晚住在我家的住宿费看在队友的面子上就免了,而且我还让你穿走了我的一套衣服。」二宫掰着手指跟他摆事实讲道理,理直气壮的证明了自己是最善解人意的感动日本贴心好队友。

       晚上临睡前二宫晃到阳台,取下被太阳晒的软乎乎的被子——这是上午他让大野晒上的,慢悠悠晃回客厅把被子随意堆在沙发一角。「万一我玩游戏时冷了怎么办呢」

地暖(下)指路!快上车!http://jiang-ohno.lofter.com/post/1e227f6c_e3be72a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