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芝士挞୧(﹒︠ᴗ﹒︡)୨

领耕is real!🍻

请问你是单身吗?

一个童话(?)小甜饼(๑> ᴗ<๑)
本来应该肥肠短但我有点话痨(:3_ヽ)_
感谢阅读!祝您吃的开心!(。-`ω´-)

在广阔的山风大陆上有一个小镇,镇子的南边是一座火山,北边是一片森林,东边是大海,西边是大陆。
镇民们勤恳工作,铁匠打出的新刀锋利好用,木匠造出的家具镶着流畅的西番莲纹饰,珠宝匠能用最劣质的原料雕琢出最精美的首饰,不管什么样的破布片,裁缝铺的老奶奶总能做出时髦耐穿的新衣,这是一个幸福安宁的小镇。
可是最近有一件事乌云一样笼罩在镇民们的心头,大家愁眉不展,工作的时候也常常走神,铁匠打出来的刀变得钝了,木匠造出来的家具毛毛糙糙,珠宝匠这个月做坏了五条项链,就连温和慈祥的裁缝铺老奶奶,也嘟囔着要歇业外出几天了。
到底为什么呢?
镇长樱井翔先生叹口气,因为南边的火山最近老是在震动啊,大家担心火山是不是要爆发了,万一真的这样,这个美丽的小镇就面临着被岩浆吞噬的可怕命运。
樱井镇长咬了口干巴巴的法棍———面包房的胖老板前两天带着全家关店外出了,说是要去旅游,可是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出去躲火山的。
这样可不行,镇长正了正红色的丝绸小领结,决定召开镇民们开一次集会,探讨下如何应对可能到来的火山爆发。
集会召开在镇中心的教堂里,镇民们挤挤攘攘,小声和身边的人交换着关于火山的最新情报,担忧和不安跟在这些小道消息屁股后,趁机挤到镇民们的心中。
“大家请安静一下!”站在台上发言的是镇里的卫队队长松本润,一身神气的军装礼服,微卷的黑发拢在脑后,露出漂亮的美人尖。
“经过我们镇委会的初步讨论,决定派一名勇士到火山附近探探究竟,观察一下火山的具体情形,然后回来报告再作下一步应对,大家觉得这样可以吗?”
这个方案听起来稳妥谨慎,不愧是成熟沉稳的松本先生,镇民们交流了下意见,纷纷点头同意。
松本队长满意的点点头,“勇士是自愿应征的,完成任务后会有丰厚的报酬,有人愿意。。。?”
“我!”松本润话音还没落,就有一个圆脸青年从座位上站起来,举着手臂大力摇晃着,生怕松本注意不到他。
松本润带上眼镜仔细一瞅,咦,这不是大野家刚刚从首都回来的小儿子大野智吗?
大野智正是二十出头一朵花的好年纪,体力充沛,在首都呆了三年,见识又广,而且听中餐馆少东相叶雅纪说大野的野外生存技能也不错,嗯,合适的人选。松本队长跟樱井镇长交流了一个满意的眼神,清清嗓子,“好,那就拜托大野了,后天你就出发!”


大野智第二天就出发了,他背了一个双肩包,腰上别了一个小腰包,轻装简行,信心十足的与前来送行的镇民告别后,潇洒踏上了去往火山的冒险之路。
“大野!”背后传来樱井镇长焦急的喊声,大野智酷酷的回头朝他挥挥手,“镇长先生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不。。。我是想说。。。”嗯?他表情怎么这么怪呢?镇长旁边的松本队长怎么为什么用手扶着额头?大家这么不舍得我吗?
“你方向走错了啊!左边才是南!”
嗯,大野酷酷的转身,不紧不慢走向正确方向 ,刚刚只是试探镇长能不能分清东西南北,我是故意走错的!
“你觉得。。。他能成功到达火山吗?”樱井纠结的看着大野慢悠悠的背影,怀疑的塞了一把椒盐味薯片到腮帮里。
“没问题的!”相叶从背后扑上来,一手揽住吃薯片的樱井,一手揽住嘬着果汁吸管的松本,“安心等着阿智回来吧!先去我家吃顿午饭怎么样?有新口味的麻婆豆腐哦!”


火山其实离镇子不远,走上一天左右就能到达山脚,大野到达山脚的时候恰好是傍晚,他决定在树下休息一晚,明早上山。
打开背包,拿出水壶,大野要先去打水解决晚饭问题。山下有一片茂密的森林,夕阳将树木的影子拉的老长,怪物一样围在大野周围。大野小心摸索着前进,嘴里不自觉哼着小调给自己壮胆。
嗯。。。感觉,有谁在偷看我。大野猛的回头,一只小松鼠晃着大尾巴从树枝间跑过。呼。。。是错觉吧。大野放下心来,可没走两步,他又感受到了那道视线,而且更近了,就在他的左后侧。
大野停住脚步,狐疑的盯着背后的榕树,粗壮的枝叶,从树冠垂落下来的气根,树根处还长了几朵白白软软的小蘑菇。
等等,榕树后边的一小截橙粉色是什么?花吗?大野蹑手蹑脚走到树前,用力一扑,“抓住了!”
“痛!!!”
咦?大野智抬起头,看清自己抓到了什么后,嘴巴惊讶的固定成了大大的o型。一只人面龙身的小怪兽!
小怪兽害怕的看着他,两只清凌凌的眼睛泛着红,瘪着细薄的嘴唇,“你你你不要杀我。。。”
“真好看。。。”个子跟自己差不多高,乌黑的发里钻出两只毛茸茸的小龙角,乖巧的刘海下边是琥珀色的眼睛,秀挺的鼻梁配了一个圆润的小鼻头,粉色的猫唇紧紧抿成一条弯弯的曲线,然后是橙粉色的小巧鳞片,包裹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和两条小短腿,肉肉的尾尖在自己手心不安的摆动。
大野放开小怪兽的尾巴,以平生最优雅的姿势站起来,露出一个他能想到的最友善温柔的微笑,“请问你是单身吗?”
“我没有杀过人是很好的怪兽所以。。。欸???”小怪兽茫然的瞪圆了眼睛,头顶的小角也无意识抖了两下。“单身。。。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有没有伴侣。”大野笑眯眯解释,偷偷又向前蹭了一步。
“没。。。有。。。吧。”迷迷糊糊的小怪兽认真想了想,森林里只有自己一头小怪兽,应该是没有伴侣的意思吧。
“我叫大野智,布鲁镇出身,今年二十二岁,职业厨师,爱好钓鱼,无不良嗜好,没有外债,在功一银行里有两万块的存款,请问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大野智趁机摸上小怪兽短短的肉掌,放在手心轻轻揉捏,呜~手感真好,果然人可爱连爪子都是好摸的!
“欸。。。?”
藏在发丝间的耳垂颜色从奶油变成蜜桃,最后是红红的树莓色,全身的鳞片也有向粉色靠拢的趋势,尾巴在身后甩啊甩,脸上却还是一副要撑住不能露怯的小模样。这也太犯规了吧!大野智在心中无声尖叫,我男朋友怎么这么可爱!
“那你会做汉堡肉吗?”
“会会会!你想吃什么口味的我都能给你做!”
“我叫二宫和也。”长长的,糯米糍一样黏软的名字。


简易的铁皮锅架在篝火上,奶白的鱼汤发出咕嘟嘟的饱满声响,大野又加了一把嫩嫩的野山菌,鲜甜的香气咻咻钻进二宫的鼻腔里,大野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盘腿坐在旁边揉了揉二宫的头发,“过一会就能吃了。”
“嗯。”尾尖翘起愉悦的弧度,面上还强行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二宫岔开话题,“大野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呢?”
“唔,最近我们镇总是感受到火山震动,我是来查看火山的情况的。”大野突然想起,期待看向二宫,“和也有没有感受到震动?”
“从上个月开始,每个两三天就会震动一次,这两周每天都在震。。。”二宫皱着眉仔细回想,“并且强度越来越大了。”
“你要上山吗?”
“嗯,因为这关系到整个镇子的安危啊。”大野舀出一勺鱼汤,尝了咸淡后盛出一碗,“啊,和也没办法自己吃吧。”
“其实。。。”二宫还没说完,大野就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尝尝好喝吗?”
刚刚钓上来的鲫鱼配着秋季才有的野生菌种,顺滑的热汤熨帖的抚慰过每一个味蕾,常年食生的小怪兽瞬间缴械投降,开心的接受了大野的投喂。
“小心不要烫到舌头。”亮晶晶的眼神,吃蘑菇时眼睛眯成幸福的月牙,嘴巴被汤沾的油乎乎一圈。大野头一次这么喜欢厨师这个职业。
“明天一早我就会上山,和也可以在这里等着我,顺利的话后天下午我就能回来,然后我们一起回布鲁镇怎么样?”
“我要和你一起上山。”二宫晃晃犄角,神情坚定。
“可是和也的体型上山会很累吧。。。”大野为难的看了看二宫的抱在胸前的小短手和抵着肚子的两条小短腿,“还是在山下等着比较好。”
“我会变成人形的!”二宫憋的脸通红,嘴里念了一串拗口的咒语,白光闪过,大野面前的小怪兽变成了一个纤瘦白皙的少年。
是真的很白。大野闭着眼睛狂翻背包,扒拉出自己的替换衣物向旁边一扔,抱头缩成一团,“你你你快把衣服穿上!!!”
一阵悉悉索索后,二宫别扭的声音终于响起,“我穿好了。”
“我变成人形很丑吗?”二宫双手抱住膝盖,略带委屈的问大野。
“不是!”大野紧张得八字眉都要跑到头发里,“你很好看的!世界第一好看!”
生怕二宫不相信他,大野扒开二宫的双手,开始逐条分析,“你看,和也的脚趾圆圆的,鹅卵石一样,非常可爱,和也的脚踝非常纤细,和瘦长的小腿非常般配,非常可爱,和也。。。”
二宫听着大野不断重复的“和也”“可爱”,觉得心里有咕嘟嘟的小泡泡在翻滚,他认真分析了一下,可能是刚刚喝下的鱼汤,不然为什么小泡泡们这么甜这么让人开心呢?


“要休息一下吗?”大野担心的看着一头薄汗的二宫,乱乱的刘海被汗水打湿成绺的黏在前额,白皙的脸颊也泛起潮红。
“没关系的,我还能坚持。”二宫甩甩汗珠,拉着大野的手执意前进。
“休息一下吧,我累了。”大野半强制的牵着二宫在树荫坐下,拧开水壶递给他,“时间充足,我们。。。啊!”
猛烈的震动让树干都有些东倒西歪,二宫迅速拉着大野跑到空旷地带,两人背靠背紧紧挨住,警惕的望着周围。
十几分钟后震动渐渐停止了,大野苦笑一声,“看来我们必须尽快到达火山口了。”
“刚刚震过还要去吗?”
“按照和也你说的频率,今天已经震过一次了,反而更安全不是吗?”大野揉开二宫紧皱的眉头,“放心啦,火山不会那么快爆发的。”
越向上走,大野越觉得不对劲,按照常理,频繁活动的火山顶部温度应该渐渐升高,植物枯萎土地龟裂,可是这座火山完全没有这种迹象,相反,直到他们快到达火山口,身边还是一副怡人的秋日森林景象。
“要到了吗?”望着森林尽头隐约翻滚的岩浆,二宫有些忐忑。大野安抚的捏捏他的手,从腰包里掏出检测设备小心前进。
火山口处是一个圆形的火山湖,湖里翻滚着透明的褐色液体,大量气泡从湖里迅速冒出,发出卜哔卜哔的爆破声,空气中有浓郁的酸甜味道。
说好的二氧化硫呢?这个糖果店的味道是什么情况?摸不着头脑的大野还是先给二宫和自己带上了防毒面具,用气体检测仪试测了下冒出的气泡,二氧化碳?测了湖水ph,酸性,可酸性并不算太强,约莫是3-5左右。
“很奇怪吗?”二宫蹲在一旁好奇问道,大野有什么疑惑时,嘴唇会不自觉嘟起,鼓鼓的脸颊让二宫想起自己龙形的小肚子,可他的脸上没有鳞片,戳上去会是什么样的手感呢?
“啵。”大野嘴巴微张,圆圆的脸颊消下去,他转过头迷惑的看了二宫一眼。
二宫把他的脸推回原位,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跟夏天的莓果一样,二宫默默的想。
“和也你看,这个湖水的主要成分是橘子树叶、桂树、古柯叶、香子兰和糖浆。”大野困惑的将湖水的粗测结果告诉二宫,这实在太奇怪了,火山顶有一个像是药剂池的小湖泊。
“听起来很好喝啊。。。”
“理论上确实是可以喝的,它没有任何毒性。”大野纠结的望着仪器里还在冒气泡的试样,八字眉拧成弯绕绕的两撇。
“那我试一下哦!”二宫兴冲冲伏在湖边,尝了一口湖水,“嗝。”
二宫的眼睛眨呀眨,皱皱鼻头,吧嗒吧嗒嘴,一脸难以置信。
“很难喝吗?”大野小心翼翼问他。
“很好喝!”二宫努力搜刮词语向大野传达他的感受,“甜甜的酸酸的!是辣辣的柠檬味!它们在我喉咙里跳舞!”
“嗯?”大野将信将疑喝一大口,“嗝!”鼻子好酸啊!怕酸的大野眼睛都皱成一条缝,用力揉着鼻子。
“还有打嗝时鼻子会很刺激。”二宫笑嘻嘻补充。
“哗~~~”巨大的喷泉在湖中间升起,熟悉的震动在脚下升起。
“看来火山震动的谜题也解决了。”
“可是老是这么震也不是个办法啊,万一哪天这些湖水喷发也是很麻烦的啊。”大野对这巨大的喷泉愁眉不展。
“我有一个好主意。”二宫得意的朝大野发送一个wink,不知什么时候钻出来的小角在头顶欢快的转啊转。


“听说了吗?大野智开了一家汉堡店!”相叶冲进樱井翔的办公室,震惊的挥舞着手里的传单。
“相叶你才知道吗?”松本润挑挑眉,咬下一口美味的炸鸡,“要尝吗?他们家的外卖,樱井付钱。”
“要!”相叶欢呼一声加入蹭吃小分队,边吃边传播最新轻薄,“他们店里推出了一款新式饮料!听说特别好喝!好像叫‘可乐’来着?”
“喏,就是你面前这杯。”樱井趴在办公桌上有气无力。
“樱井你难道不好奇吗?大野还领回来一个特别漂亮的男朋友!”
“我有什么好奇的。”樱井恶狠狠吸一口饮料,“钱都是我出的,大野去哪找了一这么难搞的男朋友。”
“大野的男朋友帮大野将报酬提高了两倍。”松本润好心向相叶解释。
“好。。。好厉害。”


汉堡店开在镇中心的主街上,店里是木质的高脚圆凳和同色系的长桌,墙上还挂着几张大野自己的画,收银台则是做成了船头的样式,本该站在船舵掌柁收银的二宫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后厨。
主厨的身高比他矮一点,二宫把下巴放在他肩上正好。从后边环住主厨的腰,他坏心眼的朝他耳朵吹了口气,“主厨大人,我们今晚吃什么?”
“唔。。。汉堡肉?”大野转头亲了一口自家男朋友软软的脸蛋,最近二宫的脸上多了些肉,饲养员大野非常得意,时不时就要以各种手段检查一番。
“不许收钱!”二宫从后边伸出左手捏住大野胸前一点,凶巴巴的威胁。
“不收。”大野将铁板上的汉堡肉翻了个面,应的温柔。
“以后也不许收,你得请我吃一辈子。”
“好。”


“下辈子的汉堡肉也让我来做好不好?”
“看你表现。”
“噗。”
“不许笑!”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