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芝士挞୧(﹒︠ᴗ﹒︡)୨

领耕is real!🍻

自食苦果

看了一个三十题的题库(。

就先做了两道简答题(● ̄(エ) ̄●)

祝大噶食用愉快 (♥ω♥)~♪ 

1、嘘,别出声,那样你就不像他了

“nino~”故意拉长的声调,家猫撒娇一样。

明明是随意坐在家里的地板上,却穿的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重要的会议,量身定制的条纹西装,布洛克鞋头是优雅的百合图案,领带打了细致的双交叉结,藏蓝的丝绸质地与他新染的黑发很相称。

“嘘,别出声。”二宫皱着眉,相机后的双眼冷静挑剔,“那样你就不像他了。”

“是吗?”地板上的男人有些沮丧,精细修过的眉塌下来,精英的面具裂开一条窄窄的缝隙,露出蔫头耷脑的真实内里。

二宫举着相机,缓慢在他周围寻找最佳视角,“都不对。”他放下相机,走到男人身边,俯下身,手指轻轻勾起他的下巴。“nino。。。”

不耐烦的拍开趁机环住自己后腰的双手,二宫后退几步,重新拿起相机,“就是这样,下巴抬起来,眼神暗沉、冷漠。。。不够,再绝望一点。”

“我做不到啊。”男人笑的无辜,“没办法对着nino露出这种眼神。”

拙略的讨好并没有打动摄影师分毫,他嗤笑一声,“那你那些奖还真是白拿了。”

“他有什么好,他都已经死了九年了啊nino,你为什么就不能回头看我一眼。。。”男人漂亮的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泪光,颤抖的声调里是破碎的恨意,他曾爱意满怀,但这份爱如今似乎苦涩不堪,嫉妒、失望、疲惫编制出狭小的牢笼,将他困顿其中。

“大野智,你再提这个今晚的咖喱没你的份你信不信!”

“我家成濑领才不会死!垃圾导演凭什么让我领哥便当!!!”

“啊好气啊让你演一会成濑你还矫情上了是不是!哈哈哈你猜猜玄野计是死了呢还是生不如死!”二宫愤愤的把相机往沙发上一砸,双手抱臂,精准的戳中大野的痛点。

“阿计是为了世界和平!成濑只是自私的要复仇这能一样吗?”大野的八字眉差点要气成倒八字,戏也不演了,一改平日慢腾腾的语速,吧嗒吧嗒比二宫还要利落些。

“哈?”二宫嘴角勾起冷酷的笑,“大野智,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他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弯腰,轻轻抬起粗陶花盆的一角,摸出一张卡来,大野神情惊恐,张嘴欲言却被二宫打断,“准备买新鱼饵的钱对吧,上星期刚藏起来的对吧。”

“哼。”他把卡在大野眼前晃一圈,从容放进自己钱包,“本来想给你留着的,无奈有人实在太不识趣,我只好收走买游戏币去咯。”

“啊,你是不是觉得我不知道密码?”二宫翻个白眼,戳破大野智最后的希望,“830617,你哪张卡不是这个密码。”

“别瘫地上跟我强奸了你似的。”摄影师重新拿起相机,嫌弃的踢踢死鱼一样趴在地板上的男人,“起来接着拍,拍完你去做饭。” 

2、丢下面子,卖萌

“我回来啦!”

“好早。”二宫从游戏屏幕上抬起头,有点惊讶。最近大野智在拍电视剧,常常忙到深夜才回家,像今天这种五六点就回来的情况,两个多月来还是第一次。

“今天杀青啦。”玄关处弯腰换鞋的大野语气轻松,“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了。”

“那是什么?”二宫挑挑眉,看向大野脚边鼓鼓囊囊的黑色袋子。“杀青礼物?”

“应该是?”大野换好鞋,米灰的细格棉拖是上个月他和二宫一起去挑的,买了一样的款式,他走路重,右脚鞋跟的软毛已经磨秃了。

“什么叫应该是?”他的男朋友总是在这种旁人视为常识的地方用词模糊,纠结一个最合适的定义,一个非常可爱的小怪癖。二宫放下游戏机,从沙发另一头滚过来接过大野递来的袋子。

最上边是红蓝拼接的棒球帽,然后是叠的方方正正的亮黄的长袖上衣,领口是鲜红的丝带结,然后是蓝黑细格马裤,再向下翻,两个大大的耳朵缩在布袋角落。

“道具组把小王子的衣服送给我了,说是当个纪念。”大野靠着沙发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

“那个,satopi啊~”二宫在衣服堆里翻出一个小小的塑封袋,他尽量藏住爆米花一样在内心疯狂翻腾的笑意,调整好抬头的角度,轻轻皱起眉头,用最可怜又无辜的上目线望向大野智,“你看你忙了这么久,能不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补偿我一下呢?”


柔软的床铺里徐徐探出一双穿着丝袜的纤长玉腿,蜷缩的脚趾和不安并拢的姿势让它更显得神秘诱人,让人想握住过瘦的脚踝,然后一路向上游移,直至。。。。。。

如果这条丝袜的颜色不是火红火红的话,如果丝袜里没有透出灰色的平角内裤的话,如果丝袜的缝隙里没有几根顽强的腿毛探出头来的话,如果丝袜上方不是皱巴巴的咸菜色外套的话。嗯,还是挺诱人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动!”二宫笑的连手机都拿不稳,也不知道拍出来的到底对上焦没有,“超sexy的怪物王子哈哈哈哈我的妈!”

大野非常委屈,非常生气,本来红丝袜这么羞耻的东西他是绝对绝对不会再工作需要以外穿的,但是二宫的眼神实在让他招架不住,再加上两三句甜甜腻腻的撒娇,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丝袜已经套到大腿了。

结果二宫还嘲笑他!明明是他逼自己穿的!难过,自己的帅气人设在男朋友面前崩的一塌糊涂,说不定已经变成上岛龙兵了。

大野一怒之下,翻身趴在床上,脸埋进松软的枕头,不理二宫了。

“生气了?”二宫戳戳他的后背,又揉了一把翘翘的小屁股,大野智一动不动,做足了高冷酷炫的架子。

“看我一眼嘛,看我。”好烦,明明我还在生气,他还用这么好听的声音跟我讲话!大野把脸埋的更深,嗯,清爽的木质香调,这个是我男朋友的枕头,真好闻。

“就一眼好不好?”居然还趁我趴着坐在我屁股上!过分!必须回头瞪他一眼!

回头,二宫戴上了滑稽的大耳朵,头上歪歪扭扭戴着鲜艳的棒球帽,笑嘻嘻的看着他,琥珀色的瞳孔亮晶晶的,有小溪唱着歌流过。

“噗。”

“你笑啦,笑了就不许生气了啊。”二宫一向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在床上还坐着显然不符合他的人生美学。软趴趴的倒在大野背上,凑着回头的黑脸蛋亲一口,“好吃。”

“白的更好吃。”大野轻轻咬一口二宫脸颊的软肉,留下粉色的齿痕。

“我喜欢吃黑的怎么办。”二宫噙着笑,蹭蹭他的嘴角,舌尖点点大野的唇缝,语气苦恼。

“请自由的。。。”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