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芝士挞୧(﹒︠ᴗ﹒︡)୨

领耕is real!🍻

当海浪冻结时


“舰长日记,星历4103年5月8号,银翼号跃迁至编号E8057号行星进行第一次遗迹探索。。。”黑发男人站在出舱准备室,一边换着太空服,一边对着记录仪快速口述。

成濑领,联盟舰队几百年来最快晋升到舰长的天才指挥官,年轻、英俊,风格却是意外的老成冷静,这次任务是他升为舰长后的第三个五年计划,目的是搜寻人类已废弃的星球上遗失的文明,E8057是计划中的第七个。


成濑又在光脑内过了一遍这颗行星的资料。E8057,人类于3014年第一次登陆这颗蓝海系内行星,一百年后发展成了专门的医疗星,然而几十年后突然爆发了异常的极寒气候,绝大多数基础设施受到损害,许多医疗专家也不幸丧命于此。当时的地球联盟经协商会议后放弃了E8057,从此再也没有飞船降落在这颗星球上。

成濑指示船员们进行最后设备检查一次检查后,深吸一口气开启了舱门,强劲的寒风裹着冰粒凶猛的砸在防护罩上,又迅速融成水滴下来。

“前方一点钟方向,五百米有建筑遗址,经对比为E8057的首都扎比市。”

成濑望了眼影影绰绰的城市,例行的扫描、记录,对有价值的文物进行编码收集,像这种文明不太持久的星球他们只需要选取几个特定的地理坐标进行采样就可以了。大概只花了三天,所有的工作都进行完了。


“下一个星球是距E8057三十个光年的T614,进取号到达指定跃迁地点后,两小时内进行跃迁。”

跃迁地点是成濑从四个最优计算结果中挑选的,偏偏是距他们降落地点最远的一个,位于E8057的北极圈上,当他的瓦肯领航员向他指出这个失误时,成濑难得开了个玩笑“khan,我只是好奇E8057有没有极光。”领航员耸耸肩,“我仍认为这不是最符合逻辑的选择,但您是舰长,我服从您的决定。”


“报告舰长,我们在冰川下五百米发现了人造物遗留,疑似含有碳基生物。”勘察地形的小船员兴奋的从屏幕上抬起头向成濑汇报。


“启动初步扫描,确认无攻击性后降落。”


是一艘轻型飞船。


“是否进行挖掘搜查?”

“计算搜查所需能量,低于5个克拉利即开展挖掘行动。”

飞船被完好的挖出冰层,样式是几百年前的老货色,银灰色的外壁在冰原上反射出刺眼的蓝光,像一匹沉默的兽。


“哟,没想到我还能看到‘鲷鱼烧’的原型机。”机械师直人叼着电子烟晃过来,“成濑先生的跃迁点选的挺妙啊。”

他点点扫描出的飞船机身,“你看,这种机型不是常见的流线型机身,而是弧度非常大的扁圆形,侧面看起来很像一种名叫’鲷鱼烧’的甜食。”

“我们下去看看吧。”突然鸡血的机械师搭上成濑的肩,笑嘻嘻的怂恿,“顺便看看有什么碳基生物过了几百年还能藏在在这个鬼地方。”

飞船舱门已经破损,因为一直被封在冰雪下,内部倒没有锈蚀多少。成濑粗略看了看驾驶室的记录仪,这艘飞船应该是刚刚降临到E8057时不幸遇到暴雪,突然受损陷入冰原,然后紧接着碰上E8057的极寒时期,就被一层层的坚冰埋在地下了。

飞船后部本应是普通储藏室的地方,却被加了复杂精细的密码锁,直人试了几下,泄气的放弃了“这个加密方式看起来像传说中密码大师桥本径的手法,一旦输入错误或强行打开,锁就会彻底锁死,几乎不可能再打开。”

“不过这旁边有一个指纹锁,我们可以碰运气开一下。”直人掏出他自制的指纹伪装器,小心的对准识别口,“现在我倒是好奇里边是什么了,藏的也太严实了点。”

“也许是当时高层的秘密文件或者新研发的武器。”成濑推开光滑的舱门,谨慎的环视一圈储藏室内。


正对门的墙上固定着一个胶囊型的睡眠仓,近乎透明的材质,中间一个年轻的男人微微垂着头,仿佛只是睡着了。

浅棕的头发柔软的遮住前额,细细的眉眼像一个温柔的梦。浅蓝的T恤里露出纤细的手臂,他有一双很漂亮的手。


“直人,进行生命体征扫描。”

“飞船内干扰信号太强了。”直人皱着眉,“可以试试运到外边的冰原上露天扫描。”


成濑和直人艰难的把睡眠仓平放,卡在突起的岩石间。阔大的冰原上除了一大一小两架飞船再无别物,鸦黑的石块覆着坚厚的冰层,尖锐的指向天空,他们像是站立在一片冻结的死海之上,只有风声呼啸穿梭。


直人看着扫描结果,冲成濑摇摇头,“确认死亡。”

“他本来就是免疫系统方面的疾病晚期,应该是来E8057尝试治疗的。”直人叹口气,“但这种病我们现在也没有治愈的方法,他。。。”他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成濑缓缓拂摸着睡眠仓壁,他看着男人安静的脸,只觉得心底有一阵阵浪猛烈的拍上来,那浪头里是浓郁的悲伤和绝望。常年在星际间探索,他对生死看的淡漠,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不太在乎,却不知为何因为几百年前的一个人类的死亡宣判,心绪起落几近失控。


在仓壁的侧面,有一个隐秘的小小的凹陷,成濑的手扫过凹陷,本应能量耗尽的睡眠仓突然启动,屏障朝两侧落下,空气里响起一句欢快的男声,“领,我回来啦!”

成濑下意识想抓住什么,他碰到男人的指尖,大段信息流凶猛涌进脑中,溺水般的窒息感将他淹没,意识迷失在幽暗冰冷的海底。



一片模糊中,他听到有人笑吟吟的对他讲话,“成濑领这个名字怎么样?”


“我是你的制造者富士冈耕太,领以后喊我耕太就好啦。”视线明亮起来,棕发的年轻男人双手插兜站在他面前,带着稚气的脸庞,身上是苍白的实验服也掩不住的青春活力。


“领笑一个嘛,我记得我编了很漂亮的程序,不笑好浪费啊。”实验进展迟缓的研究员,趴在试验台上朝他撒娇,散落下来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视线,他鼓起脸向上吹气,像。。。像他平日里爱吃的蜜豆白玉团子,又甜又软。


“欸?送我的礼物?”亮晶晶的眼睛弯成秀气的月牙,“我现在可以拆开吗?”简洁的包装里是一盒刚上市的新型试剂,“什么嘛,”他哭笑不得的拿起一管,“还以为领开窍了呢。”


“我第一次答应别人的表白。”研究员两手背在身后,歪着脑袋想了会,严肃的看他,“所以你可一定要一直喜欢我啊。”


“啊。。。领。。。你慢一点。。。”刘海黏在额头上,研究员的手臂紧紧搂住他的后颈,撩人的呻吟里带着哭腔。


“今晚想吃什么?”夕阳把两个手牵手的影子拉的长长的,瘦一点的那个影子老是要去踩另一个的腿,最后被一把箍在怀里,影子合为一个,慢慢走下长满香樟的坡道。


然后是不知从哪天起越来越消瘦的他,披在身上的实验服里灌满了风,一贯的笑容里也漫上了苦涩,他偶尔会一个人怔在桌前,又会在成濑看向他时换回笑脸。

“领,我要出门一段时间,你帮我看好实验室哦。”

“唔。。。我猜应该半年内会回来的吧,欸?不回来?”研究员转头认真看向他,“放心吧,我不会丢下领一个人的。”


他看着飞船离开。


研究员走后,他专心守在实验室,每一个项目都有条不紊的顺利推进,他想,等到耕太回来的时候,一定会笑吟吟的对他说“领真是能干啊。”

想看他惊喜的笑容。

想听他用甜软的嗓音喊自己“领”。

想让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只倒映自己的身影。

他的每一个欲望,都写满研究员的名字。

突然有一天桥本来了,脸上带着他看不懂的悲伤神色,“耕太走前,拜托我如果他回不来。。。就帮你封锁数据暂时休眠。。。等再次醒来时你就可以以新的身份生活了。”

“他很爱你。”


成濑慌张的睁开眼,他的研究员闭着眼,唇瓣翘起。沉睡太久的身体禁不起剧烈的环境变换,从指间开始迅速分解成飞末。他徒劳的跪俯在地,紧扣住已经不存在的手指,试图去吻那熟悉的、甜蜜的唇。


他的爱人消散在风中。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