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芝士挞୧(﹒︠ᴗ﹒︡)୨

领耕is real!🍻

朝颜

8k字预警(。


“我去上学了。”耕太穿好鞋子,站在玄关朝屋内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他习以为常。奶奶年老多病,每天不是在昏睡就是在不断的咳嗽,并没有多余的心力来照料他。



走二十分钟的路程去上学。

四十五分钟的课程发呆,偶尔会被坏脾气的老师责骂,课间十分钟自己待在角落发呆,或者被其他的同学奚笑。

中午缩在座位上吃昨晚自己做的便当。

挨到放学,二十分钟的路程回家,做好明天一天自己和奶奶的饭食放进冰箱。

写作业,睡觉。

富士冈耕太,小学三年级生,父母貌似很小的时候就出事故去世了,现在和病弱的奶奶住在一起。



“富士冈耕太,交数学作业。”前排的组长转身敲敲桌子,懒洋洋的催他。“请等一下。”他在自己的书包里慌慌张张翻找半天,“哇,你不会是没带吧。”女孩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幸田老头会把你骂死的。”

耕太捏紧手里的数学课本,第一节就是数学课,他根本来不及补做。

上课铃打响,进来的却不是原来的酒糟鼻老头,而是一个年轻的男老师,黑色的西装套装,夹着一打整齐的教案。他在讲台前站定,“同学们好,幸田老师已经调动到四年级了,从今天起我是你们的新任数学老师,”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笔迹潇洒。

“成濑领。”耕太小声念出来,他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新老师笑起来也很好看。

“上一次的作业就不用交了,我们直接开始下一部分的课程。”

呼…耕太放下心来,紧张到作痛的肚子也恢复正常。成濑老师人真好呀,小孩子迅速决定喜欢这位老师了。

成濑老师虽然刚刚毕业,但是教学工作适应的很快,上课的时候为了震住这帮调皮的小孩子,会板著脸严肃起来,但下课同学们跑去问问题的时候又很温柔,英俊的眉眼里含着点笑意。

这里是落后的小地方,当老师的不是四五十岁的发福大叔就是脾气暴躁的糟老头,穿着也不讲究,有的老师蹋邋着人字拖就会来上课。像成濑老师这样,又帅气又温柔的年轻老师实在少见,他很快就成了学生间的完美男神,不少女生会偷偷从办公室故意路过,趁机瞧一眼认真工作的成濑老师。

耕太也很喜欢这位新老师,老师会笑着摸摸他的头,身上是好闻的草木香气,还会在他的错题后边写鼓励的话。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这么不一样的老师,让人不自觉的想接近。

本来他的数学成绩算是垫底,但这多半要怪脾气糟糕又热爱体罚的幸田老师,被他在课上点名骂过几次后,耕太连带着讨厌起了数学这门课。成濑老师来了就不一样了,耕太第一次觉得那些难搞的数字符号变得亲切起来。

去学校的二十分钟里猜一猜今天的成濑老师会打什么颜色的领带。

四十五分钟的课程听着成濑老师好听的声音一会就过去了。

下课的十分钟可以做一遍老师批改出的错题,喜欢来找他麻烦的几个不良骂了他几次“书呆子”,发现耕太没什么反应,觉得无趣,慢慢也就去找新乐子去了。

午休时间是耕太最喜欢的时间,几口啃完饭团,就可以抱着习题去找成濑老师。中午学生们三两结伴,没人会来办公室问东问西,所以这段时间的成濑老师是完全属于富士冈耕太自己的。


成濑老师给他搬来一个高脚椅坐在自己旁边,照顾耕太比同龄男生更矮一些的身高。老师看题的时候眉头会微微皱起,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一只惯用的蓝色钢笔,勾画一番后转过脸来给他讲解。

“耕太这次做的很认真哦。”“比上次进步很多。”做的好的话会得到这样的夸奖,耕太耳朵就烫起来,朝老师不好意思的笑。

小孩子对别人的情绪好恶有近乎野兽的敏锐直觉,去的次数多了,内向如耕太也敢缠着成濑老师撒娇了。仗着自己体型瘦小,他从一旁钻进老师怀里,噌噌坐到腿上,仰头看着老师傻笑,老师无奈的揉揉他的头,把他圈在怀里接着讲。

错题啊重点啊其实大半耕太都没听进去,只记得成濑老师温暖可靠的胸膛,老师的下巴抵在自己头顶,讲题的声音平和清澈,自己的鼻尖是比平时更浓郁一些的草木香。

成濑老师也会看着他做题,做对了会送他甜甜的牛奶软糖,漂亮的糖纸上印着他看不懂的外国字。耕太把糖剥开含在舌尖,甜蜜的滋味一圈圈荡开,糖纸他却悄悄的放在了口袋里。等回到教室,耕太小心翼翼的把糖纸摊平,夹在那本讲述大海的童话书里——那是他未曾见过的父母送他的唯一礼物,于是整本书都变成香甜的牛奶味。



又一次课间,耕太趴在桌上接着做数学题,百无聊赖的同桌村泽探头过来,“欸,我说你每天往成濑老师的办公室跑什么呀?”

明明只是普通的去问题,可耕太觉得这像是一个属于他和成濑老师的秘密,不想分享,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虽然耕太内向,可不理人的时候也不多,村泽更好奇了,午休时候他看耕太吃完便当又要往办公室跑,就偷偷的跟在了他后边。

村泽扒着办公室的窗户角,惊讶的发现,不招人待见的耕太,坐在大家都喜欢的成濑老师怀里,朝老师嘿嘿傻笑,成濑老师捏了捏他的脸,也温柔的笑起来。

什么嘛,村泽一脚踢开挡在路边的石子,凭什么是耕太呢,那么讨人厌的耕太,瘦弱的像烂蘑菇一样的耕太,没爸没妈的野孩子耕太,他怎么配得到那样的笑脸呢?而且还是那么帅气的成濑老师。和耕太混在一起,成濑老师也变得不完美起来。

等耕太回到教室,村泽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成濑老师是不是喜欢你啊?”耕太第一次听到“喜欢”这个词,在此之前,它存在于书本和电视里,可耕太从未亲耳听别人对他说起过,而它还是和,和成濑老师连在一起。

耕太耳朵红起来,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回答,“喜欢”吗?父母会喜欢自己的孩子,男生会喜欢自己的恋人,人们会喜欢自己的知心好友,成濑老师呢?会喜欢这个老是跑去问题的垫底生吗?

“那你是不是也喜欢成濑老师了?”村泽更起劲了,盯着耕太追问。

喜欢吗?他喜欢毛茸茸的小猫,喜欢沾着露珠的木香花,喜欢牛奶软糖和他的童话书,也喜欢,像喜欢大海一样喜欢成濑老师。

耕太迟疑的点点头,他觉得同桌的笑容不怀好意,翻开课本不再说话。



没过多长时间,学生间突然开始流传一桩“校园秘闻”——“没人理的耕太和成濑老师在谈恋爱”。

“你知道吗?成濑老师是同性恋!”

“呜哇,三年级的那个数学老师吗?好恶心啊!”

“而且是和那个丑的要死的耕太哦!”

“哈哈哈哈他是不是想老师期末给他高分啊!”

“噗,也不是没可能嘛,天天都去缠着老师,毕竟他那种人嘛…”


被推的越高的东西,越是会因一点子虚乌有的流言被众人推倒。神明被推下神坛,玫瑰被踏在泥中,百灵鸟垂死的歌喉和座头鲸沉没时最后一道水柱,人类天性中隐藏着急于摧毁优美之物的黑暗一面。

学生们开始在成濑老师的课上捣乱,对着耕太挤眉弄眼,小孩子尚未学会成年人的隐喻讽刺,伤害也就来得更为直接。耕太垂着头,脊背僵着,专心抠弄课桌一角,似乎对一切都不闻不问。


最初知道这个流言的时候,他就去找过成濑老师,慌乱的站在办公桌前,不停的鞠躬道歉,虽然他并想不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成濑老师很温柔的制止他,告诉他不用道歉,以后每天中午还是可以来找他。只是成濑老师再也没有把耕太圈在怀里坐过,亲密的肢体接触也都尽量避开了。

自己拖累了成濑老师,耕太默默的想,我怎么这么坏呢,明明知道最好不要再去找成濑老师,会给他带来麻烦的。

可是,他又在心底为自己辩解,成濑老师那么好,会摸摸他的头,会给他好吃的糖果,自己,是真的很喜欢成濑老师啊。

至少老师没有讨厌他,耕太有点庆幸的想着。他像一只小刺猬,警惕的缩成一团,背后插满了恶意化成的木刺,伤痕累累,疲惫不堪,外壳倔强又冷淡,但面对成濑老师,他可以摊开柔软的肚皮,小心翼翼的捧上自己的喜欢:你看,成濑老师,真实的富士冈耕太,是这样的。

流言随着时间慢慢淡下去,成濑老师褪去光环,变成普通的老师们中的一个,而耕太还是那个讨人厌的内向小孩。


直到那天。


耕太回到家,发现早上拿出的饭菜没有被动过,他并不慌,奶奶有时候是会不想吃饭的。微波炉加热好,他端着盘子敲敲房间门,“我进来咯。”

奶奶侧着身子没有理他,老人对外界反应总是迟钝一些。耕太把饭放到桌上,去摇奶奶的胳膊“奶奶,起床吃点什么吧……”

老人僵硬的蜷着,身上冰冷。老人体温是不是要比小孩子低一点?耕太不太记得了,他探出手指伸到奶奶的鼻下,没有呼吸。也许是太缓慢了你感受不到,耕太对自己说。房间里还是往常的浓厚的药味和老人特有的微微臭气,至少这味道没有变,他默默想,那没道理奶奶出现了什么变化。耕太起身,“奶奶饭我放到这里了,你等下醒了记得吃。”

关上房间门,吃完自己的晚饭,照例做好明天的便当,收拾完厨房回自己房间做作业。

今天的作业好像格外难一些,可能是老师们布置成了四年级的,耕太觉得自己没什么理由去做没学过的东西,今天早点睡吧,毕竟明天第一节就是数学课呢。

整理好书包,关掉台灯,耕太睁着眼躺在一片黑暗中,奶奶起床吃饭了吗?这个问题细蛇一样缠绕在他脖颈上,在他耳边吐着冰凉的信子。

直到闹钟响起时,耕太也没有闭上眼。起床,换衣服,从冰箱里拿饭团。要去奶奶房间看一下她吃饭了吗?耕太犹豫了一下,太早了,会吵到她睡觉的吧。于是照例在玄关喊了一声“我去上学了”,没有回应,他习以为常。

到了学校,一贯冷嘲热讽他几句的村泽看着耕太的脸色,狐疑的问他,“你没事吗?”耕太平静的摇摇头,“没事,我奶奶没按时吃饭而已。”

“啧,看你脸色还以为跟成濑分手了呢。”村泽嗤笑一声,翻开课本没有再问。


成濑老师踩着铃声进来,耕太注意力却怎么也集中不到课堂上,他望着窗外,反复想着一个问题:奶奶起床吃饭了吗?蛇信嘶嘶传入耳中,它在说什么?吃了还是没有?我怎么能听懂蛇语呢?

“耕太。”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是成濑老师,已经下课了,“来我办公室一趟。”

唔……是要批评自己上课走神吗?耕太慢慢的走着,成濑老师很失望吧,垫底的自己还不好好听讲。昏昏沉沉的推开办公室的门,成濑老师担心的看着他,“耕太是出了什么事吗?脸色很差。”

“没有,”不能麻烦成濑老师了,耕太拼命告诉自己,眼泪却不受控制的从干涩的眼底涌出来,他努力翘起嘴角,“什么事都没有。”快停下来,太丢脸了,拜托快停下来啊。

“什么都可以告诉老师的。”头顶传来熟悉的温度,成濑老师揉着他的头发,蹲下来轻柔的拭去他脸上的眼泪。

“哇……”瘦弱的小孩子扑到老师怀里,突然痛哭出声,“成濑老师……奶奶不在了……”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成濑的衬衫,头用力埋进成濑怀里,“我……只剩下我自己了 啊……”


撕心裂肺的,幼兽的哭声,绝望又无助,成濑迟疑着抬起手,环住了小孩子的后背把他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不要害怕…”

“老师知道的,”坚定的声音斩断环绕的蛇身,呼吸渐渐变得顺利,“我在这里,你不要怕。”


自由的飘荡在海里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后一块木板,好安心啊。


哭声一点点弱下来,一夜未眠加上体力的巨大消耗,耕太哭着哭着,在成濑老师的怀里睡着了。

成濑抱着小孩子坐到靠椅上,低头凝视着这张带着泪痕的脸,怜惜的轻轻吻了吻,“睡吧。”



结果被拍了下来。角度暧昧的,成濑低头亲吻小孩子的照片,一张张贴遍校园角落。

教务处本来就有许多对这个年轻老师不满的所谓前辈,这下抓到把柄,更是迅速闹到了教育局,上边紧急成立了调查组,第二天就赶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城。


学校的流言又沸腾起来,“看吧!就说成濑老师,呸!成濑领和那个耕太有一腿!”

“哇…他不是奶奶刚刚去世吗?”

“没心没肺专想着勾男人呗。”


刚刚从苦涩混乱的梦中醒来不久,还没来得及搞清自己是睡在了哪,耕太就被调查组的人从校医室带去了一间封闭的房间,一条长桌正对着门,面色严肃的警官们坐了一排,房间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板凳,大人们指指板凳,示意耕太坐过去。

“成濑老师有对你做过什么逾轨的事情吗?”正中间的男人背对着光,面容模糊不清,声音冷硬。

耕太吓懵了,无意识的抱紧自己的书包,缩在板凳上不说话。这些陌生的大人好高啊,他们来干嘛?明明睡前自己还在成濑老师的怀里?奶奶呢?

哦,对了,奶奶已经去世了。

成濑老师呢?成濑老师说会陪着我的!小孩子张开嘴,过于急切的想要说话反而发不出任何声音,嘴型无声张合,“成濑老师!”

“耕太,成濑老师有逼你做过什么你不情愿的事情吗?”边上的男人清清嗓又问了一遍,“我们是来保护你的,你不用害怕。”

耕太听懂了,他看看这群穿着警察制服的大人,隐约知道自己又给成濑老师带来了大麻烦,他拼命挤出声音来,伴着眼泪一起。

“没有!成濑老师很好的!”

“老师什么都没有做”

“是我的错”

“我是不是又做的不对了我会改的”

“我错了我认错你们不要处罚成濑老师好不好”

他想起什么,从破旧的书包里翻出他的童话书,“你们看,老师还给我糖吃的!”

“成濑老师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书页抖动,带着香味的糖纸飘到地上,小孩子赶紧跪到地上去捡,用力抬起胳膊展示给那些大人,“你看!”

一个警官从他手中抽走糖纸,拿回去和同僚交换了下视线,“物证齐了,可能涉及诱奸,罪名成立。”

耕太没听清前半段,只听懂了罪名成立。小孩子娇嫩的嗓子因为哭叫已经咯血,嘴里是难受的腥气。他愣怔的跪在地上,成濑老师因为我被判罪了,他一遍遍过着这个念头。蛇的亡灵似乎又重新归来,缠绕在他的耳边,因为你,它一遍遍重复,嘶嘶的吐着蛇信,你才是罪人。

眼睛好像肿起来了,泪水浸在脸上好疼啊,嗓子也疼,浑身像散了架。小孩子萎在地上,他年龄不大,自小得到的关爱也寥寥无几,父母未曾谋面,仅为他留下一本薄薄的童话书;学校里的同学对他不是奚笑就是无视;奶奶说是亲人,有时更像一团沉在病榻上的灰雾。

他抬头漠然看了看围成一圈商讨案情的大人们,只有成濑老师……

不行,你不能再去祸害成濑老师。

你是罪人。



另一边,成濑领应对合宜,虽然他是犯罪嫌疑方,但多亏原来交好的律师朋友,好歹免了牢狱之灾。这学校他却是待不下去了,教师资格证也将被终身吊销,疑似恋童这个污点会跟着他的档案一辈子。

大学时的好友信任他,为他提供了一份私人工作,在遥远的南方,一个海边的城市。

他要走了,可那个小孩子怎么办呢?成濑站在自己的行李箱前,想着那个软软的、笑起来甜甜的小孩子。

“成濑老师,我做的对吗?”

“成濑老师,你为什么这么好闻呀。”

“老师等我升了国中,你也一直教我好不好嘛~”

怎么办呀,失去了最后的亲人,成为了没有依靠的孤儿,大概会被送到福利院吧,也会转学,去一个崭新的环境,彻底抛开在这里受到的委屈。

领养?自己有着疑似恋童的记录,这辈子都是不允许领养孩子的。而且,他才二十出头,有什么必要,为了一个孩子,让他失去了工作,差点入狱,一辈子都背着恋童的罪名,这样的一个孩子,再搭上自己的后半生呢。


成濑在房间没完没了的转圈,最终下了决定,如果耕太被安排的很好,那很好;如果耕太的后续安排不合理,他就设法为他找个更好的出路。他拜托律师打听了耕太要去的福利院,是一家待遇很好的正规机构,因为耕太经历特殊,还特别为他安排了单人房间,将要转去的小学也是一流的,学费和伙食费政府会全部负责。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一切都被安排的妥帖。

像是松了一口气,成濑定了第二天的火车票,简单归拢好行李,打算干脆利落的彻底告别这个糟糕的地方。


然后他在半夜惊醒。

梦里是小孩子甜甜的嗓音“成濑老师~”“成濑老师~”

坐在他腿上认真做题的,趴在桌子上安静睡觉的,笑的害羞露出小虎牙的。

小孩子在梦里也是乖乖的,“成濑老师你要走啦。”他失落的低头,又抬头冲他笑,小虎牙藏在两边,“那祝你一路顺风呀!”白净的小手用力的挥舞,“成濑老师要记得我啊!”


成濑坐起身,望着天花板发呆。为什么呢,明明只要挨到明天,两个人都会有全新的生活,为什么要再纠缠呢。

一个有着恋童记录的单身男人,带着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以后会顺利吗?

还要再招惹非议吗?

别人的指指点点你还没受够吗?!

而且,他迟疑着,耕太愿意和自己走吗?离开自小生活的家乡,安定可靠的福利院,和他,一个前途未卜的小教师,去过一份没有保障的漂泊日子?

有什么不好呢?把耕太留在这,自己一时冲动的决定很可能会毁了他的未来,谁又给你的权利去干涉他的人生呢?


成濑领颓然的倒回床上。睡吧,他告诉自己,这是最佳选择。

然而睡不着,睁眼闭眼都是小孩子天真信任的脸,以前午间休息时的场景一幅幅在他脑内重现。


“成濑老师真好。”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耕太又慷慨的送他直白真诚的夸奖,附赠一个毫无保留的笑容。

“那是老师好还是爸爸妈妈好?”他存着逗弄的心思问耕太。

“我不知道,”小孩子的眼睛很清澈,“我没见过爸爸妈妈,他们很早就去世了。”

“对不起。”没想到是这样的尴尬局面,他仓促道歉,“老师不知道你……”

“没关系的,”依旧是开朗的笑容,耕太坐在他腿上仰头,“我没有印象所以也不会难过的。”

“而且我还有一个奶奶。”他补充道,尽力缓解着成濑的内疚。

过了一会儿,他起身去倒茶,回来的时候不小心看到耕太脸上少见的忧伤,那种常常见于病人家属的,混着期待的忧伤神情,“如果成濑老师能是我家人就好了。”小孩子悄声念叨。


成濑领苦笑一声,逃避有什么用呢,光与影从来不能混淆,真心也不能容忍懦弱的欺骗。利害得失翻来覆去分析一百遍,也不过是徒劳的自欺欺人罢了,他想带耕太走,耕太也想和他走。

“喂?”他翻身下床,拧开台灯坐到桌前,“直人吗?我能不能…在你名下领养一个孩子?”

“我会抚养的,拜托你和妻子商量一下了。”

然后是邮件告知提供工作的朋友自己的行程要推后,火车票要改签。自己也不能直接去接耕太,必须要直人夫妇过来一趟了。成濑领一条条列着待办事项,忍不住笑着抱怨起来,“啊…真是个小麻烦。”

“啊,租的房子也要换了。”悉悉索索忙到天亮,成濑领一看时间,也顾不得补觉,顶着两个黑眼圈匆忙出了门。



耕太的福利院手续还没有办完,暂时还是住在家里,上午八点会有一个社会义工来陪他,直到晚上八点。成濑领做贼一样赶在义工前头,偷偷翻过后院的矮篱笆。耕太家是那种老式的日式房屋,保留着平敞的窗台。

只有临着院子的一个房间亮着灯,成濑敲敲窗户,沙哑的童音有气无力,“是今次先生吗?您来早了。”

“是成濑义工。”成濑憋着笑,“我倒觉得自己来晚了。”

窗子猛地推开,“成濑老师?!”几天不见,小孩子瘦了好大一圈,下巴尖的吓人,眼睛还带着红肿,看着他的眼神却亮的像夏夜里的星星,“你怎么来了!”

刚想亲昵的蹭过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低下头去,“成濑老师还是走吧,我会给成濑老师带来麻烦的。”

成濑看着快成一把骨头的耕太,心疼的不得了,揉了揉他的头,像以前一样,“不会哦,”

“耕太愿意跟老师走吗?”他稍微弯下身,视线和耕太平齐,“去一个新的城市。”

“不过这样要离开家啦,可以吗?”小心的告诉他要付出的代价,成濑等着小孩子的回答。

低下的头始终没有抬起,耕太的肩膀微微颤起来,成濑领有点慌,自己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耕太不愿意也没关系的,只要把真心话讲出来就好了。”

“愿意的!”垂下的头立马抬起来,耕太伸出手臂就要隔着墙去抱成濑领,“哇…成濑老师我跟你走!你不要丢下我啊!”

腿扑腾着爬过窗台,整个人挂在成濑身上,成濑赶紧托住小孩子的屁股。“呜呜呜成濑老师 我会很乖的再也不会拖累你了!”

“你一定要带我走啊!”泪水浸透成濑的肩头,一点点烫到心脏所在之处。

成濑领顺着他的头发,“我去哪都不会丢下耕太的。”

他揽住小孩子的后脑勺,额头相抵,认真的保证,“从此我们就是家人了,我会一辈子陪着你。”又摸出一颗糖,剥开喂他,“吃糖。”

糖纸被成濑团在裤兜里,“这样你就不会拖累老师了,所以不用担心了。”

“我会一直保护耕太的。”

“耕太不用乖,你不管怎么闹腾都不会伤害老师的。”

“你只要开开心心的,”成濑轻轻的笑了笑,“虽然现在晚了点,但还是希望我能给耕太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但是,”成濑突然板起脸,一脸严肃。

“什么?”耕太紧张起来,揪着老师的衣领不敢放手。

“耕太要一直喜欢老师呀。”成濑笑着蹭蹭耕太的脸,把他放到窗台上坐着,自己靠在一边,“现在我告诉你老师的安排,你听着就好啦。”


“…所以等直人叔叔来了,我们就能一起走了。”成濑合上计划本,“听懂了吗?”

耕太嚼着牛奶糖,心满意足的靠在成濑怀里,成濑老师还是那么好闻呀,以后这个怀抱就是自己的啦!

“老师你会做饭吗?”

“……”

“我可以帮你做饭的!这样我们会省钱很多!”

“噗,想这么多啊,厨师长耕太大人。”


透亮的阳光穿过层叠的树叶投射下来,角落的朝颜刚刚盛开,绯紫色的花瓣上滚着圆鼓鼓的露珠,一高一矮的两条影子粘在一起在墙上晃动,小孩子叽叽咕咕的声音和晨风一起在院子里打转。

夏天要到了啊。 




-----------------------------------------------------------------

朝颜的花语:生命中永不丢失的温暖

然后就是带娃南漂打工记啦!

评论(12)

热度(46)